辰信商助孕价格
<
代孕价格男子为求财愿做“代孕男” 被骗上万元
  【导语】这个世界骗子太多,任何事情都让骗子想到“赚钱”的法子。某男子为求财,愿做“代孕男”,被骗上万元,浑然不知。
  月日,浙江嵊州一男子看到报上登的代孕广告,以为是发财的机会,不料两次身陷骗局却浑然不知。
  蒋某今年岁,年初独自一人来到浙江湖州长兴泗安镇某工地打工,老婆儿子都留在老家。本想着出来打工能多赚一些钱回家,然经济不景气,干了没两个月,工地停工,蒋某和工友天天在工地上等着,没事的时候就看看报纸。年月日早上,蒋某在工地上看一份报纸,看到一则代孕广告,说要找一名健康男子共孕,通话达成共识后速汇万元,事成后以万元酬谢。一看不用做苦力还有巨额的报酬,蒋某心动不已。
  当蒋某打电话过去时,是一个自称是陈慧的女人接的。她告诉蒋某,自己岁,身高米,漂亮性感,老公是香港某大型集团公司的老总,资产过亿,但由于一次意外事故导致了终身不孕,为恐家业无后,夫妻两人商量寻一位岁以下男子代孕。
  蒋某听完陈慧在电话里哭述自己的际遇后,忙询问代孕的具体情况,陈慧说要到长兴来亲自了解蒋某的情况,但是要求蒋某先付元作为诚信费,她才答应到长兴来。蒋某想钱不多,第二天就按照陈慧提供的一个银行账户汇了元人民币。第三天陈慧联系蒋某说自己已经来到长兴,就住在长兴皇冠假日酒店,由自己的律师全权代理双方的一切与法律相关的事务,之后,一位自称林律师的男子就和蒋某联系,说要办理陈慧与蒋某的同居证,需要两万元人民币,男女双方各出一万,汇到之前的账户里,想着达成共识就有万拿,蒋某就往女子的账户里又汇了万元。第四天,“林律师”说达成共识的万元是香港过来的支票,需要支付%也就是万元的个人所得税,蒋某实在拿不出那么多钱,就与女子商量由蒋某出万,女子出万。
  原本以为一切妥当,谁知道女子又打电话说需要对蒋某进行体检,费用是万元,但是蒋某说自己没那么多钱,就出了万千元,就这样蒋某先后给对方账户里打了元人民币,但是对方还是继续向蒋某讨要各种名义的钱,而蒋某对自己陷入骗局竟毫无察觉,还等着万的代孕费到账。由于蒋某没钱了,这件事缓了下来。
  之后,蒋某又在报纸上找了另外一则代孕广告,蒋某再次心动,打电话和对方协商好订金是万、怀孕之后是万后,蒋某先支付了对方元诚信费,之后对方又向蒋某讨要办理有关证件的手续费、服装费、保险费等共元,汇好钱之后对方又要问蒋某要万元的保证金,蒋某实在拿不出钱才没给。
  由于无工可做,蒋某几个月都没赚到钱,手头只有多元钱。为了支付代孕交易的必要费用,蒋某只得向自己的亲友借钱来做这项看似稳赚不亏的“投资”,于是蒋某借遍了亲朋好友,陆陆续续总共向外甥、侄子等十余人借了共万元,还不敢让家里人知道。
  蒋某妻子从外甥那里得知蒋某借了好多钱,觉得蒋某肯定是被骗了,立马从老家嵊州赶了过来,拉着蒋某就到当地派出所报案,到了派出所,蒋某还坚信自己没有被骗,说代孕人的电话、姓名、身份证号码都有,怎么会是骗人的呢?
  直到民警将陈慧等人的身份信息查给蒋某看,通过身份证号码根本查不到这些人,蒋某才真正相信自己被骗了。
  据警方表示,目前此案警方还在侦查中。